您的位置: 首页 >> 保健专题 >> 宠物 >> 宠物故事 >> 正文
吾家有“子”初长成
http://www.39.net     时间:2003年12月01日
  
  我家猫儿子长得俏皮:头戴黑帽头、身穿黑裤头、屁股后面拖着黑漆“文明棍”、一身长毛丝般柔滑。大号“小子”,昵称“小小”,诨名“小兔”,“臭小”,“毛蛋”。小子不是名门之后,至今喝不惯牛奶,猫粮更是不吃:洋玩艺儿不对庄稼汉胃口。饿时白米饭、馒头都能将就,超市买来两块钱鸡肝煮煮泡馒头,连汤带饭能吃俩礼拜。若有童子鸡或酱鸭骨头则吃得碗盏齐响,咂咂有声,一点儿斯文相也没有。

  小子最大的本事是咬人,每天早晚两次,抱住我这干娘的手,从手指手掌到手心手腕,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仅全面且全力,咬得我两手布满深深浅浅的小坑,但却不见一丝抓痕。我坚信咬人是小子示爱的方式之一,尽管有些让人受不了。

  第二大本事是淘气,刚满三个月它就能跳上空调的通水管打秋千,还经常翻越大堆鞋盒到床底下寻幽探秘,出来必是滚成一个灰蛋,除被痒痒挠教训还得去洗澡。由此它只对痒痒挠刻骨铭心地恨,一见之就撒腿狂奔,逃之不及就装死狗,闭眼抿耳往地下一躺,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式。

  小子出生刚满六个月,却已是个懂事的小人儿。前几天我出门旅游一星期,回来惊见它变成了“国民党伤兵”被女儿无意中压伤,一条后腿一点不能活动。痛惜之下让它抱住我的双手着着实实咬个够。接下来小子拖着一条伤腿几乎亦步亦趋地跟着我,我走它行、我停它就躺下,用明亮的大眼盯着我,一往情深。平时它独睡,那晚却吃力地爬上我的床,紧紧依偎着我躺下。由于伤痛它一夜几次呻吟着爬起,挪动身体换个地方,却始终没离开我的身边,小脑袋枕着我的腿,还要再把小爪子搭上,似乎生怕干娘再次失踪。

  如今小子的伤腿不治自愈,使我信服了兽医的推断,更为这小小生灵的旺盛生命力惊叹。每天晚上搂着心爱的女儿,看着猫儿子在屋里上天入地,踢天弄井,是我永不能放弃的幸福和快乐。

  小小,我们会永远爱你!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

如觉得本文有用,请向朋友推荐39健康网 | 本文仅供参考,详情请遵医嘱或咨询医师


网站简介 | 媒体报道 | 网络营销 | 产品中心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健康导航 | 问题反馈
Copyright © 2000-2015 39.net All Rights Reserved. 39健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