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理 >> 频道首页栏目 >> 情感驿站 >> 正文
拿什么回报你十一年的深情
http://www.39.net     时间:2005年05月16日

11年前的那一回眸,他将她深深地烙在心里。11年来,他从没放弃过寻找她,终于找到了,可是,她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走,虽然他如今辉煌腾达,而她的婚姻又如一潭死水。

  ■讲述:祥玉(化名)

  ■性别:女

  ■年龄:30岁

  ■学历:中专

  最是那一回眸的温柔

  我的家乡在长江边的一个县城。我在那小县城里读完中专后,进县政府机关做了一名小文员。十八九岁的年纪,什么也不懂,脾气却特别犟,整天生活在一种简单的快乐中。北铭(化名)就是那时候爱上我的。

  北铭是河北承德人,高大豪爽。他来我们小县城做办公设备的业务,在政府机关里认识了我。

  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我都没什么印象了,但北铭说他印象深刻:他走进来的时候,我正盘腿坐在地毯上,没来由地乐着。四月的天有点微热,我鼻尖上沁着一些小汗珠,尖巧的小鼻子上亮晶晶的。暖暖的阳光罩着我那一头毛茸茸的头发。北铭说,只那一眼,他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我。

  这是11年前的情景。

  去年11月,北铭找到我时,用“惊艳”一词来形容。他说那情景一直保留在他脑海里。正是那种美好的感觉让他执着地找了我11年。

  11年前的那次,北铭仅呆了几天就走了。他走后不到两天又折回来,是专程来给我送礼物的。他给我带来一只很可爱的小闹钟,还附了一首很美的情诗。把礼物放在我办公室里便匆匆走了。

  同事们都说,北铭对我的爱意毫不掩饰。可那时我未谙情事,对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再说,那时北铭是个31岁的已婚男人,我以为他只是喜欢我的单纯与可爱。

  此后的11年里,北铭在我印象中便成了一个模糊的高大身影。

  北铭走后4个月,我便离开家乡来到了武汉。自此便与他失去了联系。

  10年感情生活如一潭死水

  1994年4月,我遇到了现在的老公汉维(化名)。

  那时我在酒店里做领班,酒店是汉维的一个朋友开的,他经常来吃饭,看中了我。据他自己讲,他对我是一见钟情。

  汉维比我大两岁,那时刚刚大学毕业,自己在做生意。他头脑很灵活,也特别能吃苦。到了1998年,他的事业还不见起色,家里人劝我跟他分手了,要另外给我物色一个更好的。我的倔劲上来了,坚决要和汉维在一起。

  从我20岁到27岁,我们整整谈了7年恋爱。最后人也疲了,再没有什么激情,两人都感觉如果再不结婚,就只剩下分手一条路了,似乎是为了给双方亲友一个交待,2002年5月,我们举办了婚礼。

  其实,从法律意义上讲,我们不算合法夫妻,因为我们一直没有拿结婚证。我来武汉后,我父母几次搬家,我在家乡的户口也被弄丢了,所以结婚证一直拖着没办。

  一年后,汉维就开始经常夜不归宿。不久,一个女孩找到家里来,得知我是汉维的老婆时,当即眼泪“刷”地流下来了。我明白了:这就是我和汉维之间的“第三者”。

  事后,我找那女孩深谈了一次,我表示,如果他们是真心相爱,我愿意成全。可是汉维向我认错,说要跟我好好过日子。我没有吵,没有闹,整件事情被我处理得不着痕迹,但我心理上的阴影永远无法去掉。

  后来发生一系列的事情,让我对汉维彻底失去了信任。

  我们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过生日,他们提议去唱歌。到了那里,我惊讶地发现,那一带的小姐似乎都跟汉维很熟,他一路打招呼过去,就像那个王国的国王。整个晚上,汉维显得特别烦躁、坐立不安。他提前送我回家,说还有些事情要回去安排一下,又是一夜未归。快天亮的时候,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我们之间彻底完了。

  汉维一直这样“开导”我:现在外面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只要男人的心还在家里,你就别要求太多。

  我一直很想要个孩子,汉维总是推说我们现在还养不起。至于领结婚证的问题,现在他更是避而不谈。

  我父母早逝,跟汉维的关系又是这样不咸不淡,我有一种漂泊不定的感觉,就像个孤儿。

页次:[1] [2]      下一页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

如觉得本文有用,请向朋友推荐39健康网 | 本文仅供参考,详情请遵医嘱或咨询医师


网站简介 | 媒体报道 | 网络营销 | 产品中心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健康导航 | 问题反馈
Copyright © 2000-2015 39.net All Rights Reserved. 39健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