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性爱 > 情人节 > 明星爱情 > 正文
鲍蕾专访:她和陆毅的爱情故事(多图)
http://www.39.net     2004-02-11

  鲍蕾,哈尔滨人,1.68米,1999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现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代表作品:电视剧《红色警戒》、《女驸马》、《紫色档案》《今天我是升旗手》;话剧《家》(饰梅表姐)、《中国制造》、《澳门颂》。

                                                 

   学过两年美术的鲍蕾,高考时本来考的是上海纺织大学服装设计专业,谁知却阴差阳错地考进了上戏表演系。那年上戏在哈尔滨正好设有考区,而且考点就在鲍蕾家的楼下。鲍蕾说没有这些因素,他肯定想不到考上戏。

   鲍蕾的父母都是机关干部,她从来没学过表演,要说和表演沾边的就是从初中到高中,她一直是班里的文艺委员,还当过学校的领操员。

   接到上戏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是鲍蕾最开心的一天。

   陆毅印象

   “陆毅是个好孩子。”从默默无闻到灸手可热,陆毅始终给我这样的感觉。

   “陆毅心态非常平和。”她的朋友、父母、女友都这样评价他。

   “陆毅留长发不好看。”关注陆毅的人都不太接受他的新形象,也许他阳光、健康的形象太深入人心。陆毅称他的父母、女友也这样说,但他们不想回到从前。“我不想永远沉醉在《永不瞑目》的光环中,长大了,成熟了,人也该变一变了。”

   “我早就有女朋友了。”陆毅始终坦然承认这个事实,他说他不想刻意维护偶像象。    

   陆毅片断

   A想家的日子

   见到陆毅那天下午,他刚刚结束电视剧《海洋馆的约会》的拍摄,他说他买了第二天一早回上海的机票,兴奋的神情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我都没有跟父母踏踏实实呆上几天了。”陆毅这话让我想起他在《艺术人生》做节目时,听到妈妈的声音,掩面而泣的情景。“当时也不知为什么,一听到妈妈说话,我的鼻子就一酸……”

   据说当时在后台,陆毅很嘴硬,“听说来《艺术人生》的嘉宾都哭,我肯定没事,除非你们把我的父母搬来。”当时陆毅已经4个月没回家了,之前只是拍完《少年包青天2》后匆匆回了趟家,早晨到,拿了几件衣服,中午就走了。

   “以前在外人面前掉过眼泪吗?”

   “没有,我是个很乐观的人,对任何事情都看得很淡。”

   陆毅直言对父母的感情是克制不了的,“他们年纪大了,我又是独生子,他们希望我经常在他们的视线中,但是我做不到,想想这些心里就很难受。” 

                                                         鲍蕾和陆毅的爱情故事(2)

                                             

   陆毅离家最长的一次是拍《血色童心》,大约有半年的时间一直在俄罗斯拍摄。“那时没有像现在这么想家,可能是刚刚从儿艺毕业,特别想拍戏,想去外面闯一闯。”

   B儿时里弄里称王

   陆毅5岁的时候拍了一部电影《泉水叮咚》。

   “你父母当初送你学表演,是不是想让你变得开朗一些?”

   “那倒不是。拍完《泉水叮咚》,我父母觉得小孩儿当演员不错,就送我考少儿艺术团,老师说我挺有表演潜质的。初中毕业后,我考入了上海儿童艺术剧院。”

   陆毅说他内向的性格与在儿艺学习的四年有关,“我们班一共有12个学生,刨去后来退学的,不到10个人。当时实行的是封闭性教学,我们一星期上6天课,只有星期日可以回家,但晚上必须回来,平时晚上不允许出门。可能是因为接触外界的机会不多,我逐渐变得话少。”

   陆毅说其实他小的时候挺顽皮的,时不时和邻居家的孩子打上一架,因为力气大,陆毅在他家那条里弄里称王称霸。

   陆毅的顽皮,他上戏的同学也领教过。上形体课的时候,他经常站在第一个,因为他学的动作,又快又准。其他的同学索性不看老师,用余光瞄着他,没想到陆毅不时会做个假动作,后面的同学都跟着他做错了,只有他一个人做得对。

   因为爱,所以爱

   “健康、阳光、笑容很特别。”这是陆毅给鲍蕾的第一印象。

   “文静,看起来很乖。”这是陆毅眼里的鲍蕾。

   可能是彼此这份良好的印象,大一下学期期末的小品考试,陆毅、鲍蕾同时选择对方作为搭档,他们排演的小品名叫《早恋》。“剧情挺简单的,就是说两个中学生组成互助小组,经常在一起做作业,因为都处在情感萌动的时期,时间长了,互相渐渐有了好感。有一天,两个人都发现有点不对了……”鲍蕾说,考试时这个小品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老师夸他们把一些小感觉抓得挺准的。

   “这个小品台词不多,基本上靠眼神和形体的交流。选择这个题材是我和陆毅一同想出来的,因为那时我们刚入学,阅历不多。排这个小品,不用观察别人,我们那时也处在情感萌动的年龄,表演起来就是自己的感觉。所以排练前后只用了半个多月。”

   《早恋》之后,陆毅和鲍蕾也有点不对劲儿了,一种朦胧的爱藏在两个人的心里。“我们俩走到一起挺漫长的,我比较保守,他也挺害羞的,我们都不敢轻易向对方表示。班里的同学说你们俩可真沉得住气,我们都看出来了,你们还抻着。”鲍蕾说。

 

鲍蕾和陆毅的爱情故事(3)   

                                       

   陆毅觉得她和鲍蕾的个性挺像的,都属于话不多,玩心不是太盛的人。“但我和她在一起,她还是比我能说点儿。”

   大二的下学期,他们的恋爱关系才明朗了。“谁也没向谁表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很自然的。”鲍蕾始终柔声细语,想象得出她乖巧的模样。

   寒假,一个雪花飞舞的日子,鲍蕾带陆毅去自己的家乡哈尔滨玩。“陆毅来之前,有一些忐忑吗?比如你的父母不接受他……”“没有,他挺自信的,因为他基本上讨所有人喜欢。”“有没有担心父母干涉你们谈恋爱?”“没有,我和妈妈之间像一对知心朋友,妈妈像个大姐姐,只要我喜欢,她就喜欢。何况妈妈一看见陆毅就特别喜欢,于是就拼命做好吃的。”

   可能是鲍妈妈做的红烧肉余味无穷,陆毅说他最喜欢哈尔滨的冬天。

   在上戏表95班,陆毅和鲍蕾算是最默契的搭档,他们合作过许多小品片段,在实习大戏《权贵之家》、毕业大戏《家》中,他们都是演对手戏。1999年,他们又一同分到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那一年,我们还一起合作了剧院一部诗歌朗诵剧《澳门颂》,其中我和陆毅还跳了一段双人舞。”

   陆毅和鲍蕾都没有舞蹈基础,没想到两个人随意地跳了几下,就让导演的眼睛一亮,这就是默契。

   如果现在他们能在一部影视作品合作,该是够有卖点的。

   “不急,慢慢来,如果现在有机会,恐怕感觉也不同了,在学校时,大家都是学生,起点是一样的,现在毕竟他是明星了。”

   有爱的日子

   “陆毅成名对你有压力?”

   “他出名我挺为他高兴的,也挺为他自豪的。”鲍蕾坦言开始的时候,她曾担心他们之间会有距离,但陆毅是个很细心的人,在她面前从来没骄傲过,而且对她比从前更好了。”

   “以往我过生日,因为两个人总是在外面拍戏,都没认真过过。今年8月2日,正好陆毅和《少年包青天》剧组在上海做宣传,他就把在上海的同学都找来,大家一起过了一个很热闹的生日聚会。令我感动的是陆毅特意为我选了一块表做生日礼物,又给我订了生日蛋糕。”

   我很想知道他们的订情信物,但我说出来的是:“还记得你们双方送的第一份生日礼物是什么吗?”

   “应该是一张生日卡片,陆毅给我的那张卡片上面画了很多花瓣,是他自己画的,非常精致。我送陆毅的生日礼物,印象最深的是他21岁生日时候,我送他一个PS游戏机,因为那段时间他玩电子游戏已到了入迷状态。”

                                                       鲍蕾和陆毅的爱情故事(4)

                                    

   鲍蕾说他和陆毅的爱情不是轰轰烈烈的,相恋的每一天都是平常的一天,“我们都不善于表达自己,更多的是感受。”有一次的经历把两个人的心拉得更近了,“那次是我们班去北京演出话剧《家》,正赶上北京的流行流感,演出快完了,我和陆毅都染上了流感,而且特别严重。演出结束,同学们都散了,因为生病我们俩走不了,后来海岩帮我们联系了一个招待所,那几天可惨了,我们整天昏昏沉沉,还要硬撑着照顾对方,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5年,一个不短的时间段。缘分的天空下,鲍蕾和陆毅已经相恋了5年,“我们挺幸福的,当初我们班有好几对,最后只有我们一直好下来……”美好的爱情总是令人羡慕的。

   “有没有吵架的时候?”我有点明知故问。“吵不起来,陆毅的脾气特别好。偶尔有分歧的时候,以前是我先妥协,现在是他,他只要哄一下我就好了。”

   “陆毅生气时是什么的样子?”我很好奇。

   “就像《永不瞑目》中肖童那样。”

   “陆毅在学校时状态特别好,走红这一年,我感觉他沧桑许多,因为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做。拍《雾雨风》时,近半个月的时间他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经常是洗完澡,睡半个小时就被叫走了。再加上当时天气特别热,他身上起了许多痱子,我看来特别心疼。”这么善解人意,难怪陆毅说起鲍蕾笑得那么甜。

   壁炉王子

   “在我眼里,他比谁都强。”鲍蕾一点不掩饰她对陆毅的欣赏,“陆毅走红很自然,在我们班他是最优秀的,入学时他是专业课第一名,在班里他是班长,刚入学就有人找他拍广告,成名之前他拍的戏都是男一号。”

   “陆毅从来不张扬。”不用鲍蕾说,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凡事都是别人找他,从来不主动要什么,他总是特别被动。”鲍蕾有些嗔怪。“拍《永不瞑目》时,我们有一次去海岩家玩,海岩说我真不敢相信,你这种年轻人会有这么平和的心态,这么小就把名利看得这么淡。”

   鲍蕾说平时不爱多说话的陆毅,在很熟悉的朋友面前,其实很活泼。“他属于那种调皮、蔫坏的那种。我们班排毕业大戏《家》时,有一场戏是瑞珏抱着孩子,觉新对她说:‘你看这孩子长得多像你啊!’说这句台词时,陆毅故意把那个假的孩子捏成很丑的样子,演瑞珏那个演员禁不住笑场了。”

   “陆毅还有一个绝活,两边脸能同时做出不同的表情,演出的时候,对着观众这边脸是正常的表情,另一面脸就可以做鬼脸,把后台的同学都逗笑了。”


   “可能有人以为陆毅的表演不投入,其实这是他让大家放松的一种方式。”鲍蕾说在班里陆毅的责任心很强,每次演出,他都捡最重的道具拿,有一次有一个需要4个人抬的壁炉,他硬是一个人抬到了4楼,之后同学们给他起个绰号:壁炉王子。

   “以后抬壁炉都是陆毅一个人的事了。”电话里飘来鲍蕾的笑声。

   采访手记:

   对鲍蕾的印象就是电视上邓建国和她签约的一个镜头,但电话里她的声音让我和这种印象划不上等号,软软的,绵绵的,我想起陆毅的一句话:鲍蕾是个需要保护的女孩儿。

   鲍蕾很单纯,说起陆毅前,我还在拿捏着用什么话来过渡,但她很自然就说到了陆毅,而且一点都不回避对陆毅的欣赏。

   当我说起大家对陆毅和周杰演的包青天有不同的评价时,鲍蕾很直白: 陆毅演的多聪明、多睿智啊,我觉得他演得挺好的,有他自己的风格。

   采访中印象最深的是鲍蕾说的这番话:“现在找陆毅拍戏的人很多,他有时会带着同学的照片向剧组推荐。但他从来没有向人家推荐过我,他觉得那样不好意思。我也不希望那样,我希望有自己的发展空间,我们都是能沉得下来的人。”

   采访中因为思考下一个问题,我有了一会儿停顿。鲍蕾笑着说:“没有问题问了吧。”采访持续了近两个小时,我还想贪婪地问下去,鲍蕾那边说:“不说了,要出去了。”

   虽然不是那么委婉,但她的率真、可爱一览无余。

性网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

如觉得本文有用,请向朋友推荐39健康网 | 本文仅供参考,详情请遵医嘱或咨询医师


网站简介 | 媒体报道 | 网络营销 | 产品中心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健康导航 | 问题反馈
Copyright © 2000-2014 39.net All Rights Reserved. 39健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