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快讯 > 要闻报道 > 正文

广州一产妇内急如厕 950克儿子出生掉厕盆(图)

www.39.net  2007-08-07

广州一产妇内急如厕 950克儿子出生掉厕盆(图)
 
瘦弱的小男婴安静地躺在婴儿保温箱中。

  公厕产子 敲碎厕盆割脐带抱着婴儿 步行半个钟求救

  我想不到临产的感觉与内急如此相似。”躺在产床上,35岁的阿芳(化名)一脸茫然。怀孕期间,阿芳未做过任何产前检查,前日晚间反复出现阵痛,她仍懵然不知自己已进入临盆状态,昨天清晨7时45分左右,觉有便意,她就到出租屋对面的公厕如厕,却意外地产下一名瘦弱男婴。

  为了保住孩子,阿芳拿砖头敲碎厕盆,为儿子割断脐带,然后慌忙抱起儿子急忙赶往附近的广州红十字会医院求救。 
 
  经诊断,男婴体重约950克,属早产超低体重新生儿,现生命危殆。阿芳因此前有反复流产史,无法自行娩出胎盘,需要施行清宫手术,情况基本稳定。而阿芳的同居男友,亦即男婴生父,却在获知此事后,只留下一个手机空号便不见踪影。

  至截稿时,记者从医院获悉,婴儿仍处于危殆状态,阿芳已离开产房转入观察室,可以自行下地走动,但一整天都未见有亲人前来探望。

  内急如厕 儿子出生掉厕盆

  昨天上午9时,记者在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产房见到阿芳。只见她面无血色、嘴唇青白地躺在床上,静静地听儿科医生介绍儿子的检查情况。这时,护士送来一张印有婴儿脚印的白纸请她按手印,为了看清楚儿子的脚印,她使尽浑身力气撑起身来,当她触到那个浅蓝色的小脚印时,她无比怜惜地抚摸着它,眼睛红红的。就在此时,虚弱不已的阿芳不得不同时接受两个让她心肠碎裂的消息:儿子生命危殆,同居男友只留下一个手机空号,玩起了失踪。

  “我想不到临产的感觉与内急如此相似。”阿芳告诉记者,前天晚上,她曾经感到阵阵腹痛,但她从未做过任何产前检查,不清楚自己的预产期,也不知道临盆会有什么征兆,所以并不在意,到昨天清晨,大约7时45分左右,感觉便意,她如往常般到出租屋对面的公厕如厕。“当时,肚子痛得不得了,蹲下去没多久,咚的一声,一块血乎乎的东西掉出来。”阿芳低头一看,厕盆里竟躺着个小猫般大小的婴孩,“我马上把他抱出来,是个男孩。”说到这里,阿芳的脸上荡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目睹这一幕,一个正在如厕的老阿婆吓得目瞪口呆躲到了墙角,“我喊救命,没人答应,也没见有人进来帮忙。”阿芳说,根据常识,生下孩子首先要剪脐带,“我抱着儿子,提起裤头,走到公厕门口捡了一块红砖,然后,再回去,敲碎厕盆,拿一块碎片割断脐带。”提起这个捡砖头砸厕盆割脐带的过程,阿芳说:“我当时一心只想着保住孩子的命,根本来不及慌张。”

  割罢脐带,阿芳抱着儿子急匆匆地赶往离家最近的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我在厕所里叫救命时,有人叫了我‘老公’过来,去医院的路上,他一路跟在后面。”然而,当儿子送到儿科,进入新生儿ICU,当同居女友躺到产床上,接受清宫手术时,阿芳口中的“老公”,却只为母子俩留下了一个拨不通的手机空号。

  大小两血人 缓步走向医院

  “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但无论如何要保住孩子的性命。”阿芳哽咽着说。一直以来,她和同居男友都没有固定的工作,目前居住的位于海珠区龙凤街水松基的房子也是租来的,正是因为生活始终无法安定,所以两人一直未办理结婚手续。“过去,我‘老公’做装修,但是,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活干了。我呢,一直靠外面的救济,有时候,会从街道那里得到一些手工劳作,例如做些针线加工之类的。”

  “我看到孩子,丁点小,很可怜。我抱着他走过来,心里很慌,怕他保不住。”从产子公厕到医院,路程并不远,阿芳却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我当时觉得自己晕乎乎的,随时会倒下,但是我的心分外清醒,我一定要这个孩子,因为,他是我的第一个孩子。”

  “她从公厕走出来,浑身是血,把我们吓了一跳。”目击者丁先生说,看见阿芳抱着婴儿走出来,两个血人,把街坊们吓得不轻,“首先反应过来的,冲上去扶住她。”阿芳看来很虚弱但很清醒,她扶着墙硬撑着走回十几米外的出租房,拿出一张小毯子包住身体赤裸、浑身血迹的小婴儿,“婴儿的个子小得可怜,当时,阿芳不停地求周围的街坊帮忙,把孩子送到医院。”后来,在街坊和同居男友的陪护下,阿芳艰难地挪动步子缓缓地走出水松基,往医院的方向走去。

  男婴重950克 要闯三道关

  随后,记者在儿科见到了阿芳的儿子。男婴的体长还不到两个成人巴掌大小,体重约950克,左眼旁有一处长约1厘米的血痕。经过一场紧急救治,他安静地躺在氧气箱中,睡得正酣。“现在男婴的情况很危险,他属于早产超低体重新生儿,接下来这几天,他至少要闯过呼吸、消化、感染这三道关才能保住性命。”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儿科主任郭少萍表示,接诊后72小时内,该男婴处于危殆状态。

  “这个小男婴会出现什么病症,目前还无法预期。”郭主任说,男婴出生时跌落厕盆,左眼附近留下一处长约1厘米的血痕,“外部的伤痕可及时处理,但是否伤及脑部或其他部位,有待进一步检查。”

  “这72小时,这个小男婴至少要闯过呼吸、消化、感染三道关,才能保住小命。”郭主任分析,小男婴很可能出现新生儿最常见的肺发育不全病症,亦即肺透明膜病,而且,目前不能排除其在娩出过程中肺部吸入羊水,所以,“在他出生后6到24小时内,首先要面对呼吸困难。”其次,由于小男婴为早产儿,目前不能确定肠道、心脏等器官是否健全,无法排除其是否有肠坏死等病症,亦即不能确定他的消化系统能否正常运作。此外,小男婴以厕盆碎片割断脐带,很可能存在破伤风等细菌感染。“最起码要闯过这三道难关,他才能保住性命,而最危重的时刻,很可能出现在他出生后24小时内。”

健康新闻
文章
问医生
精彩推荐 网友都爱看

如觉得本文有用,请向朋友推荐39健康网 | 本文仅供参考,详情请遵医嘱或咨询医师


网站简介 | 媒体报道 | 网络营销 | 产品中心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健康导航 | 问题反馈
Copyright © 2000-2015 39.net All Rights Reserved. 39健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