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保健专题 >> 宠物 >> 宠物故事 >> 正文
咪咪受难记
http://www.39.net     时间:2003年12月01日
我叫李小咪,今年三岁了。白白的毛,胖胖的头,大大的眼睛,人家都说我是个漂亮的男孩子。不到满月时我便被妈妈抱来,当时我还很生气呢,后来便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家,在全家的呵护下,我健康的成长,爸妈叫我 “阳光小猫”。我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妹妹叫点点。她一岁半了,也是雪白的。我们是家里的宝贝,每天尽情的追逐玩乐,从不知道什么是烦恼,什么是危险,有的只是我们吃饱就睡,睡醒就玩的幸福生活。其实要不是一件终生难忘事情的发生,我还体会不到这种幸福呢。

  那时我总想,天天在家里玩儿多没意思呀,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到外边看看。每每看到小狗狗们在窗外跑来跑去,我那个羡慕劲儿就甭提了。但我每次跑出家门还没有半步就被姥姥或者爸爸、妈妈抓回来。可我就有那么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劲儿,听到开门声儿或钥匙声儿,我一准跑在前头,外面的世界对我太有诱惑了!

  一天晚上,机会终于来了。姥姥听到敲门声去开门,我悄悄的跟在了她的脚后。门一开,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溜了出去。哇!我终于得逞了。不过,我只是想到楼上看看去,于是我一口气爬到了六层(我家住一层)。还没玩儿多久,就听到了生人的声音。我有点害怕,于是匆匆忙忙往下跑。我感觉碰到了上楼人的腿,吓得我心咚咚直跳。到了家门口,门是关着的,我推了推,没推开,我又喵喵叫,可是没人理。反正时间还早着呢,我再去别处玩玩儿吧。

  趁着夜幕,我跑出了楼道,这可是我第一次出屋呢。不过,我不怕。我是漂亮可爱的李小咪,大家都喜欢我,说不定还能撞着个林妹妹呢!喵——呜!有人和我玩吗?喵——呜,有人吗?叫了几遍,没人应声。咳,还是自已随便逛逛吧。外面多好玩呀!这么多楼门口,这么多路,比家里宽敞多了,下次我要带点点一起来捉迷藏。可是……可是不一会儿,我就发现我迷路了,家在哪儿呀?这么多楼口怎么看着都一样呢?于是,我就近拐进了一个楼道口,我尽力寻找着自己熟悉的气味,可一切又那么陌生。

  我已饿的饥肠漉漉了,本来嘛,我出来时姥姥正在给我们做晚饭,要不现在早就吃完了。一想到香喷喷的饭,我就更饿了。忽然我看见一家的门开了一道缝儿,谁家呀?还是先去讨一杯羹吧!我喵喵的叫着蹭着他家的门,要知道我是不会冒然闯进别人家门的,我可是一只有修养的猫呢(姥姥、爸爸和妈妈都夸我从不争食也不护食。不管是谁到我家,尽管吃我盆子里的饭,我从不会怪,连串门来的小狗贝贝都曾经舔光过我的饭盆,有饭同吃嘛!)。

  可是……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我一辈子都搞不懂。我看到了一个叔叔,他朝我飞起一 脚。我不会看错吧!我……我还以为他在同我玩,所以并没躲闪。当我重重的挨了一脚之后,我彻底蒙了。我看到了一副我从未看到过的狰狞可怕的嘴脸还听到了大声的喝斥声。紧接着我的肚子,我的脸,我的全身都没能逃脱……发生了什么?我一时还弄不明白,只觉得我的视力有点儿模糊了,不知是泪水还是什么,我的嘴麻木了。我转身想逃,可是来不及了,我的双脚被什么东西猛的一击,我发出了最后的惨叫,我被飞起的一脚踢下了楼,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显些昏死过去。求生的欲望使我跌跌撞撞的逃去,可我的双脚怎么那么软,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痛,我的心在滴血,我是憨厚、可爱的咪咪呀!他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呀!?

  走着走着,终于走不动了,我又冷又饿,浑身又疼,我匍匐在地。姥姥,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呀?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吗?我好想那个温暖的家;好想姥姥亲手给我们做的小褥子(姥姥给我和点点做了许多小褥子放在柜子顶上,冰箱上);好想爸爸、妈妈给我们买回来的漂亮的小花碗,那里面总有姥姥给我们做的香喷喷的饭;好想和我朝夕相处的妹妹。我真是欲哭无泪啊!冷风阵阵,我瑟缩成一团,闭上了眼睛。在这漆黑的夜里,我仿佛正被魔鬼吞嗜着。几次想动弹,可双脚不听使唤,我快要和地冻在一起了。身上一阵阵的战栗,使我意识到我还活着,可谁知道我还能活多久?这时疼痛象山一样压过来,我几乎要窒息了,我的神志开始模糊,我都不知道我在哪儿了,我在恶梦里爬行,却总也找不到尽头……

  这样的时光不知捱了多久,忽然间我听到远处传来了一丝熟悉的声音,但似乎又被风吹远,我定是产生了幻觉。我多想家人们来到我的身边!谁来救救我?!过了一会儿,声音又飘近了, “咪――咪――”,还有敲饭盆的声音,我还看到了手电筒的亮光,是姥姥和爸爸。找不到我,他们一定都急坏了!“我……我”,我想说我在这儿,可嘴角仅仅翕动了一下,我发不出声来,我的嘴好痛,我想站起来……我想……扑进爸爸温暖的怀里,平时,我是最喜欢让爸爸抱在他的大软肚子上的,可是我无能为力。我无助的望着,望着,我盼望着那一缕照亮我生命的光……

  是爸爸的声音,“在这儿呢,轻点儿!别吓着孩子。”接下来,是爸爸温暖的手将我一把揽起,深深的吻着我的额头,我轻哼了一声,我好痛啊。他们说他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几乎要放弃了,没想到我和他们还是有缘的!竟然就找到了。

  姥姥和爸爸心喜若狂地把我抱回了家。妈妈等在门口,我又回到那个温暖的家了!看到妈妈我都认不出她了,妈妈哭得一塌糊涂,一把将我抢在怀里,惊呼到:“咪咪的嘴怎么流血了……,脚——脚怎么断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是被野猫咬的吧?真是畜生,怎么那么狠那!?”我想告诉他们,可是,呜呜,我光知道哭,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姥姥说得赶快打夹板,爸爸说要打破伤风针、还要打狂犬疫苗,妈妈抱着我心都要碎了。打夹板很疼的,妈妈把我搂得紧紧地,爸爸一边按着我一边说:“乖儿子,不怕疼,男孩子要坚强!”但是我一点儿都不坚强,我在妈妈怀里拼命挣扎,蹭掉了不少毛儿,还给妈妈的衣服染上了血点儿。打完夹板,爸爸在地上给我铺了一个软软的床(我的脚受了伤,为我上下方便)。我才不愿意自己睡呢!我是和姥姥睡惯了的,我要上姥姥床上睡觉去,可是一迈步,我就摔了一个四脚朝天,我的腿用不上劲儿。呜——呜,我好痛!这时我看到了在一旁一脸迷茫的小点点,咳,一言难尽啊,哥哥刚才死里逃生,我差一点就看不到你了……呜――呜,痛死我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是在昏睡中度过的,只要醒来就有饭端到我嘴边,就连方便也有人陪伴。妈妈还给我请来了宠物医生。那位叔叔很和善,连诊费都没收,他说向姥姥、爸爸、妈妈这样爱猫的人不多。我这才知道其实我是多么幸福。都说猫有九条命,不管怎样,我恢复得很快,一个多月后我已经能和妹妹一起上窜下跳了。只是更加乖巧,叫声也细了许多。姥姥说我一定是被那个坏人打坏了。可是现在他们除了把我看好以外,又能怎样呢?猫权在这个城市里还是得不到保障的。 虽然一场恶梦已逐渐远去,可危险又时时存在,前些天妈妈听说有人偷猫吃猫,便急着忙着给窗户加罩子,又一再叮嘱看好猫,看好猫。说到底我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对于人间险恶,我又能体会多少呢,除了以友善之心待人,我还是没能学会防人之心。在经历了一段草木皆兵的日子之后,我又回到了那个绕膝而转,整日嬉戏,临窗看风景的从前的我了。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

如觉得本文有用,请向朋友推荐39健康网 | 本文仅供参考,详情请遵医嘱或咨询医师


网站简介 | 媒体报道 | 网络营销 | 产品中心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健康导航 | 问题反馈
Copyright © 2000-2015 39.net All Rights Reserved. 39健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