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理 >> 围城内外 >> 婚姻内外 >> 正文
“借种”有错,真爱无声
http://www.39.net     时间:2005年07月21日

       因为婚后不能生育,为了挽留住婚姻,妻子想到了通过“借种”来延续丈夫的香火,然而,当妻子精心设计的借种目的实现后,却发现……


       拯救爱情,“大义”妻子要给丈夫“借种”

  1998年5月1日,经人介绍,在中国人民保险公司西安分公司上班的陈明义和在当地一家中型医院工作的李晓红认识,李晓红既漂亮又活泼,陈明义虽然相貌平平,但老实善良,两人对对方都很中意,几个月后,就结为了夫妻。
  婚后不久,陈明义的妈妈就暗示李晓红,趁自己身体还算硬朗,尽量早些要孩子。可李晓红觉得自己年龄还小,拒绝了母亲抱孙子的要求。
  转眼3年过去了,陈明义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事业也得到了发展,已经从一名普通职工被提拔为分支营业部的负责人,而李晓红也27岁了,当陈明义的母亲再一次提出要孩子的事情后,两个人没有再反对。
  决定要孩子后,两人在各方面都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可不知不觉,3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直到2002年8月份,李晓红的肚子仍迟迟不见动静。这可急坏了陈明义的妈妈,在她的一再催促下,陈明义和李晓红到医院进行了一次检查,结果证实:问题出在李晓红身上,她患有严重的先天性不孕不育症。
  拿到检查结果,李晓红只感到天塌地陷。而陈明义呢,虽然也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但当看着妻子悲痛欲绝的样子,只有强忍不快安慰她:“我们到时可以抱养一个孩子呀!”但陈明义的母亲却按捺不住,听到这个消息,老人原本明朗的脸色一下就成了阴天。
  从那以后,以前总是对媳妇和颜悦色的她变了个人,有事无事总挑李晓红的刺儿,还不时指桑骂槐地说李晓红是头“不会下仔的母猪”。时间久了,李晓红实在忍受不了婆婆的热嘲冷讽,只要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她要么回娘家去住,要么去朋友家住。
  但婆婆仍步步紧逼,李晓红实在没有办法了,于是她提出,要和陈明义离婚。可陈明义死活不愿意:“除非是你对我没有感情了,否则,我不可能因为其它的原因离开你。”丈夫的话让倍受委屈的李晓红感到一丝温暖,她不由得扑在陈明义宽厚的怀抱里哭了起来。
  不久,为了缓和母亲和李晓红的矛盾,陈明义在外面租了间房,和李晓红搬出了原来的家。
  陈明义对自己的保护,令李晓红十分感动。但感动之余,她又不得不担心,如果时间久了,丈夫还会这么爱自己吗?毕竟,自己是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而孩子,可是拴牢婚姻的最有力的一根线啊。
  正在李晓红为不能生孩子的事忐忑不安时,有个朋友的一番话令她“豁然开朗”了。2002年国庆,李晓红单位组织集体旅游,在张家界的青山秀水里,心情不错的李晓红在和同事聊天的时候,无意间说出了自己的苦衷。同事听后把李晓红拉到一边,悄声说:“你怎么不开动一下脑筋呀,你可以给丈夫找一个女人,生了孩子后,你给她一笔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是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听到这个“妙计”,李晓红兴奋不已。
  从张家界回来,李晓红迫不及待地给丈夫谈了自己的想法。没料到,陈明义一口拒绝了:“怎么能干那种事呢?亏你想得出来。”见陈明义不同意,李晓红急了:“我们没孩子,怎么能和你妈妈搞好关系,和你妈妈搞不好关系,我们最后的结局还是只能离婚。” 
  就这样,在李晓红的游说下,陈明义默认了“借种”的建议,而得到了丈夫许可的李晓红,则开始四处物色合适的“借种”人选。

       落入圈套,谁借谁的种?

  事情进展得并不像李晓红想像的那样顺利。李晓红把“借种”的想法给几个最贴心的姐妹说了,希望通过她们尽快找到适合的人选。但那几个姐妹不是一口拒绝,就是苦口婆心地劝她不要做傻事,还有的干脆骂她异想天开。连那个劝她借种的姐妹也推托说不好意思对人开口。
  万般无奈的李晓红最终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通过网络联系。反正网络是虚拟世界,谁都不认识谁。经过精心酝酿,2003年元月初的一个晚上,李晓红在网上发布了借种信息,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邮箱及QQ号。
  消息后发布后,李晓红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看看是否有应征者的消息。然而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不仅没有应征者,反儿有很多网友在网上骂李晓红,说她是得了神经病,但这些都不能打消李晓红给丈夫“借种”的决心。
  2003年的1月17日晚上10点左右,李晓红照例先上网查看了自己的邮箱,随后又打开了自己的QQ。一个陌生女人单刀直入地询问李晓红在网上所发的信息是否真实,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陌生人回应:“如果是真的,我愿意试一下。”
  随后,两人进行了电话交流,李晓红得知对方名叫秦芳,河南人,大学文化程度,现在西安市北郊一家公司上班,并约好18日晚,在西安钟楼开元商场门前见面。
  见面后,秦芳给李晓红的感觉不错,而且两人谈得也比较愉快。最后,李晓红告诉秦芳,事情办成后,“借种费”一次付清3万元,怀孕期间的营养费另算。
  为了让不让这条“鱼”跑掉,李晓红又提出:“我们不如写一份协议书,这样双方都放心。”秦芳犹豫了一下说:“行,但有个条件,我和你丈夫同房怀孕后,你必须先付给我10000元钱。”李晓红答应了。随后,秦芳告诉了李晓红自己的例假周期。
  按照协议规定,2003年2月3日晚,秦芳和陈明义第一次同了房,为保证万无一失,在随后的两个晚上,两人又再次同房。
  3月底,秦芳告诉李晓红,自己例假没来,随后两人去医院检查,得知怀孕成功,随后李晓红如约给了秦芳10000元。为了让秦芳有一个安静的孕育环境,李晓红又特地给秦芳另租了一套单元房,并付给她一笔营养费。在此期间,为保证胎儿万无一失,李晓红一有时间就去秦芳租住的房子陪伴她,并定期护送她去医院检查。
  就在李晓红全家都满怀希望地等待孩子出生时,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2003年9月3日,李晓红像往常一样陪着秦芳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秦芳,胎儿一切正常,发育非常好。当天晚上,兴高采烈的李晓红特意跑到超市买了几条新鲜青鱼,想给秦芳再补补身体。然而,推开出租屋的门,李晓红惊呆了: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根本没有秦芳的影子,打开柜门,秦芳的衣服也都不见了。桌上则用杯子压着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走了,孩子我会生下来好好抚养的。
  秦芳跑了!这对李晓红和陈明义无疑是晴天霹雳。焦急的李晓红首先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秦芳老家。按照秦芳提供的家庭详细住址,李晓红找到了秦芳的家人,他们却告诉李晓红,秦芳一直和老公在西安打工,已经两年多时间都没有回家了。
  秦芳有老公?李晓红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在签订协议的时候,李晓红就问过秦芳是否结婚,秦芳表示自己未婚。
会不会她还有其它的事瞒着自己呢?难道……李晓红想到了一种可能,这可能让她身上不由得直冒冷汗。“那秦芳有没有孩子?”她鼓起勇气问。
  答案是李晓红最害怕又必须面对的:秦芳和老公一直未生育孩子。这就意味着,李晓红处心积虑的借种,很有可能成全的是秦芳——秦芳也在借种。

       真相大白,演绎人间真情

  既然秦芳和老公没回河南老家,那他们一定还在西安,在千寻万觅后,李晓红终于得知了秦芳的下落。在西安市西郊某民宅找到秦芳后,李晓红第一句话就是:“你想躲着我们,可没那么容易的,你要想跑可以,先把我老公的孩子生下来。”
  听着李晓红的话,秦芳急了:“孩子是我的,我为什么要给你呢?”
  眼看秦芳翻脸不认人,李晓红怒不可遏:“我们可有言在先,而且有凭有据,你想赖也不行。要是坚持不把孩子给我们,那就只好上法庭了。”
  “上就上,那个协议是不合法的,法律也不一定把这个孩子判给你。”秦芳毫不嘴软,针锋相对。
  秦芳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李晓红一时愣住了。双方都沉默了一小会,想着自己为了这个孩子所经历的种种煎熬,现在很可能都会化成泡影,李晓红一阵心酸,泪水忍不住涌出了眼眶。
  像是受了李晓红的传染,刚刚还态度强硬的秦芳,刹那间眼圈也红了起来。
  “晓红姐,我实话告诉你,我所以跑掉实在是不得已啊,我有我的苦衷呀!”随后,秦芳给李晓红讲述了一段往事。
  原来,秦芳和丈夫张松云结婚后来西安打工,打工期间,张松云不时有些咳嗽,夫妻俩都没有在意,直到有天,张松去突然在吃饭时咳出一口血来,两个人才都慌了神。医院检查的结果,已经到了肺结核晚期,无药可救了。医生同时建议已经怀孕一个多月的秦芳,最好马上流产,因为胎儿很有可能已经染上肺结核。善良的秦芳不忍心让丈夫在即将失去生命的同时,再遭受“断子绝孙”的打击,理智又提醒她绝不能生下这个带病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她只有偷偷瞒着丈夫做了手术,然后暗地里“借种”,来满足丈夫做父亲的愿望。就在她为借种人选绞尽脑汁时,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李晓红的“启事”。
  秦芳告诉李晓红,张松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特别希望能在有生的日子里亲眼看到孩子出生,让他感受到做父亲的喜悦。
  听完秦芳的话,李晓红流泪了,她一把抓住秦芳的手说:“妹子,是我错怪了你呀。”回到家后,李晓红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陈明义,陈明义听后也十分感动。他们达成一致协定,不管将来孩子归谁,目前,他们都要尽自己的能力帮助秦芳,让张松云快乐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在李晓红和陈明义的安排下,一度因为无钱而中断治疗的张松云,回到了西安市结核病医院继续治疗,而秦芳则住进了医院附近的一间出租房里。
  2003年12月13日,秦芳顺利地产下一个健康的男婴。隔着巨大的隔离窗玻璃,望着孩子通红的小脸的挥舞的小手,张松云苍白的脸上露出了自住院以来从来没有过的灿烂笑容。他感激地握着李晓红和陈明义的手说:“多亏了你们呀,不然我也等不到这个孩子出世了。”此时的秦芳,也落下了感激的泪水。
  2004年3月16日,因医治无效,张松云病床上永远地合上了眼睛。走的时候,他的神态分外安祥。
  随着张松云的离开,孩子到底归谁的事也就再一次提上了日程。“她刚死了丈夫,现在咱们又要把她的孩子领走,不太好吧。”李晓红对陈明义说,“要不……”
  陈明义明白妻子要说什么,他体贴地点头说:“不如我们另外想办法吧。”
  然而李晓红和陈明义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决定成全秦芳时,秦芳却抱着孩子找上门来了。她对夫妻俩说:“现在我把自己该做的一切都做完了,孩子就归你们抚养吧!”
  本来以为会成为导火线的孩子,现在却成了联结情感的纽带。三个人的心里在刹那间都充满了柔情和感动。一番协商后,他们达成协议,孩子由秦芳带到一岁,之后由李晓红和陈明义抚养,而秦芳作为孩子的生母,拥有随时探视孩子的权利。
  2004年5月,秦芳带着孩子回到了河南老家。
  2004年12月,当孩子满一岁的时候,秦芳带着孩子回到了西安,把孩子亲手交给了李晓红和陈明义。
  2005年4月16日,记者在李晓红家见到了来看望孩子的秦芳,秦芳告诉记者,现在她还在西安高新技术开发区一家单位打工。对于将来,秦芳告诉记者:“晓红说了,孩子是我的亲骨肉,也是她的亲骨肉,如果将来我一直没有结婚,那就三个人一起抚养孩子,直到他长大成人。”

  编后语:一场原本荒唐的借种,却意外地演绎出了一段人间真情。但这仍不能掩盖借种这件事本身的不合理和不道德。试想如果在这故事中稍有差错,比如一方不冷静闹上了法庭,比如病危的丈夫知道了真相,比如在“借种”的过程中双方动了真情……那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呢?双方得承受多大的社会加精神压力啊?而且即使是目前这样看似美满的结局,丈夫曾和别人的女人“出轨”,会不会给正常的夫妻生活留下阴影?孩子长大后,如何面对自己奇怪的身世,会不会给他造成人格障碍?这都是很大的问题。总之,不孕可以通过许多途径来解决,包括求助医学,实在不行,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再不行,分手各找各的幸福也是一条路,但千万千万,不能走偏门斜道。

每周健康热文关注榜>>  预防艾滋  100%安全套    拒绝“人流”之痛
 · 精彩专题:大学生与艾滋病  · 走进成都同性恋“地下人群”
 · 报复性出轨让我染上了艾滋  · 七成认为蚊子叮咬会得艾滋病
 · 他们都是怎样感染上艾滋的?  · 这些性生活与艾滋有关!
 · 您的"性"被"艾滋"点中了吗?  · 怎样知道自己排卵是否正常
 · 出血和疼痛就是处女吗?  · 姚明为艾滋孤儿拭泪(图) 
点击下图进入精彩图片新闻>>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文章
问医生

如觉得本文有用,请向朋友推荐39健康网 | 本文仅供参考,详情请遵医嘱或咨询医师


网站简介 | 媒体报道 | 网络营销 | 产品中心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健康导航 | 问题反馈
Copyright © 2000-2015 39.net All Rights Reserved. 39健康网 版权所有